世界杯足彩app下载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青春如歌】忆蒋老师

作者:吴世超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22-05-04

  自习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阵温雅的香水味惊醒了昏昏欲睡的我,抬起头,一个胖胖的男生从我面前走过。我惊愕了一秒,喷香水的……男生?虽然这香水的味道很是清新,却也让我这个不甚精致的女孩子感到诧异。

  喷香水的男生……我脑海里逐渐拼凑起了一个完整的画面:明媚的眼睛,微卷但利落的短发,笔直的裤脚,黑色的板鞋……那是一个会抱着备课本、躲在树荫下看着我们偷笑的人,没错,他就是我们初一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蒋老师。

  “我是刚刚从济微中学调过来的,担任咱们一班的班主任,也是大家的语文老师。”第一次与班主任见面,大家的心里都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这么年轻的老师,不会刚刚毕业吧。”“哎呀,人家刚说了,从别的中学调过来的。”“年轻老师和我们有共同语言呀!而且这个老师好帅啊!”“你看他那么瘦,老子才不怕他呢……”因为是直升初中,班上的许多同学都已是旧相识了,开学第一天,面对新来的年轻老师,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有人欢喜有人愁。不过,和隔壁班已经有些脱发的年级主任相比,蒋老师倒是让我们少了些胆怯和内敛。

  年轻的老师总能给课堂带来新鲜血液。语文课上,他给我们默写“魑魅魍魉”“饕餮盛宴”“妄自菲薄”等一大堆难写难记的词。“这些词在平时可能用不到,默写这些是想提醒大家,作为一个学生不要提笔忘字。”这很刁难人,却没有人心生怨言,每一次默写,他都会工整地把答案在黑板上一个一个写下来。他愿意给我们在课下讲那些我们不停追问却远离课本的超纲知识点,我们会去办公室偷看他电脑桌面上他和女朋友的合照,他经常会神采飞扬地跟我们讲述他在大学里的经历。“我在上大学的时候,班里一共只有六个男生,那个时候,宿管部的女生去我们宿舍查寝都会感叹,我们班男生宿舍比女生宿舍还干净……学文的男生太少了,我们也会在身上喷点香水,当时真的就干净到那个程度……”噗嗤一声,最后一排的男生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初中伊始,蒋老师的出现带给了大家许多欢乐。

  欢乐是真的,窘困也是真的。课堂上,他总有些试探和忖度的神态,他会抱着课本思考许久,会不厌其烦地询问我们是否能听懂课上讲的问题。学校大扫除,他给我们每一个同学都布置了任务,也因为大家不服从安排气哭了卫生委员而手足无措。一天,我晨读走神,透过窗子的缝隙,我看见他搓着手,站在班门口,迟迟不肯进来。后来,我才在隔壁刘老师的口中得知,那时他被班里的几个小混混给难住了,不敢进教室。我听罢眉头一挑,简直惊掉了下巴。

  直到有一天,班里一位女同学因为上课被男生欺负而回家跟妈妈彻夜哭诉。女同学的家长随即给班主任打电话,可他的电话却一直关机,无奈之下,家长拨通了年级主任的电话。第二天一早,蒋老师臊眉耷眼地来班里强调纪律,对当事人进行了单独谈话。后来,那个男生又气病了数学老师,引得整个年级为之震惊。

  之后,我再也没在学校里看见过他。听班里其他同学说,蒋老师又被调走了,也有的说是他自己辞职了。直到初三,班长才在一家辅导机构里又看到他,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戴上眼镜教起政治来了。几年过去了,我们再没有联系过他,也从未再见到他。

  弹指一挥间,阴差阳错,我现在竟也坐到了文学院的教室里,学起了当年蒋老师为之自豪的文学。再过几年,我也会走上讲台,成为一名新手语文老师,到那时,我又会成为谁再难想起的回忆呢……我停下手中的笔,合上书本,闻着教室里淡淡的香水味,按“香”索骥,写下记忆里遥远又亲切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