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足彩app下载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诗评】谭红林组诗《一路向北的爱》阅读札记

作者:刘广涛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22-05-04

  谭红林的组诗《一路向北的爱》(《鲁西诗人》春季刊)蕴含丰富的主题,既有对现实的关注,更有对理想的追求,在现实与理想的对立与融合中充满诗性的张力,从中约略可见一位诗人坎坷的心路历程及其对艺术无怨无悔的执着追求。组诗中别出心裁的想象里蕴含几多内秀,洋洋洒洒的文采中,分明又有几分节制与内敛。诗心如火的江南才俊,非常善于情感的把控处理,让诗自身的品格与韵律,趣味与风情,自然而然流露出来。就艺术风格而言,可谓婉约中不乏力度,粗狂中隐匿精致,令人想起“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意境。

  《一路向北的爱》不愧组诗中的翘楚,经得起耐心品读。

  热带雨林张开云彩的家/不知飘到了哪处失踪的早晨/一路向北/家族的团队拼成了强大的拐杖/是一群不说话的瞎子/用蒲扇扇动迷雾的未来/用石柱搭开前行的盲路

  不仅人让路/路也让路/城更让路/人油彩的脸谱比动物界更温情/没有狮子老虎的巨口/没有毒蛇、平头哥的杀机/离开了家却随时能遇见/陌生的东方人打开最好的黄伞/到处盛开能喝水的呼吸

  这首诗写的什么内容?初读隐约迷离,再读恍然大悟,三读叹为观止!

  一路向北,不是周杰伦演唱的歌曲,也不是南征北战的电影,而是来自热带雨林的象群迁徙的队伍!作者写大象而不直言大象,通过大象的特点与生存习性,让读者感受到心中之象———这正是诗歌的妙处。“拐杖”“石柱”,大象腿也;扇动的“蒲扇”,大象耳朵也;“不说话的瞎子”“盲路”,则准确抓住了“象眼”的特征;“能喝水的呼吸”写的则是大象鼻子。“最好的黄伞”指的是什么呢?———香蕉是也。半剥而开的香蕉皮,不就是一把黄伞吗?由此足见诗人丰富的想象能力和审美情趣。

  值得一提的是,这首诗包含着有关动物世界的“硬核”知识。迁徙的大象,有时会受到一些动物的干扰乃至袭击,毒蛇其一也,不必多言;诗中提及的“平头哥”又是哪方神仙?经过一番查证,原来是非洲蜜獾———其头顶上有一层白毛,像极了男人“寸板”平头发型。别看“平头哥”蜜獾身长不过1米,身高40厘米左右,体重不过15公斤,却从来不是一个善茬。它几乎会攻击所有的东西,《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把蜜獾评为是“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甚至还有“一獾战三虎,三獾沉航母,五獾斗上帝,十獾创世纪”的夸张说法呢!孔子强调要学《诗》,他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非但对于古代诗人而言,当代诗人创作新诗,也应当具有丰富的百科知识,如此才能让新诗富有知识的营养和智慧的光芒。组诗《一路向北的爱》,提供了很好的范例。

  一路向北的象群队伍,来到中华大地,避开了毒蛇、“平头哥”的潜在危险,而且人让“象路”,路让“象路”,更有城让“象路”。不言而喻,写出了华夏民族对北迁象群特别的友善和爱护。

  一路向北的象群,收获满满的爱心,这并非诗歌的全部意旨所在。一路向北,词语本身有着坚定的节奏和内在的定力,一路向北的爱,似乎也体现了作者对文学艺术的执着追求。这种奇妙的精神力量,读者可以在谭红林组诗的其他篇章中品味出来,笔者不再赘述。

  祝愿谭红林在文学的道路上,携带爱心和才华,一路向北!祝愿大江南北的广大文学爱好者,在北极之星的引领下,追逐梦想,实现梦想!